今天是:
  • 省藝術教育課程基地
  • 教育督導
  • 濱中教務
  • 電子圖書
  • 教學資源
  • 我來曬課
  • 數字校園
  • 心理咨詢

語文的分量

發布時間:2012年10月8日 點擊數:4194

摘要:語文的分量自不待言。然而,語文教學的實際情形是:作為“主科”的語文“與噲為伍”,淪入尷尬的境地,語文成為眾多語文教師職業生命中難以承受之“輕”。究其原因,有學生學習內容、教師教學定位、課堂教學方式、考試試卷命制等多方面的原因。為了加重語文在學生心目中的分量,我們呼吁:正確定位語文學習的內容、拓展語文學習的外延、搞活課堂教學的方式、完善語文試卷的命制。
  關鍵詞:語文學科輕重倒置原因定位
  一  語文在學生心目中的分量到底有多重?這是一個基于現實的追問。語文,是以幾千年深厚博大、輝煌燦爛的華夏文明作為內在支撐的強勢學科,是貫穿每個人的一生并直接影響著人們的發展觀、求職觀甚至戀愛觀的應用學科,同時,還是課時分配居主科地位、無論高考模式如何變化卻始終占有重要地位的必考學科。語文的分量自不待言!然而,語文教學的實際情形是:語文課時安排雖多而學生課外時間投入甚少,教育行政部門格外重視而學生學習中相當忽視,絕大多數學生對語文不重視、不投入,甚至不親近、不喜歡,作為 “主科”的語文“與噲為伍”,淪入尷尬的境地。語文成為眾多語文教師職業生涯中難以承受之“輕”。
  二  細加分析,語文在學生心目中的分量輕重倒置的原因,包括學生學習內容、教師教學定位、課堂教學方式、考試試卷命制等多個方面,具體表現為:
  (一) 考題即為指針,“骷髏借尸還魂”——“活”語文變成“死”語文
  “為考而教,考什么教什么”,是許多語文教師奉行的“法則”;而語文考試為體現一定的難度,考出預期的區分度,時常將一些生冷怪僻、難記易錯的內容作為考試內容。為了與此相適應,教師往往會從教材中挖掘出相關“知識點”要求學生重點掌握。例如,出自高中語文教材《滕王閣序》中的“甍”(méng ,屋脊)、“棨”(qǐ,古代官吏出行時用來證明身份的東西);又如,“露(lòu)面”和“露(lù)骨”、“嚼(jiàng)舌”和“咀嚼(jué)”、“悄悄(qiāo)”和“悄(qiǎo)寂”、“估量(liáng)”和“量(liàng)力而行”,等等。類似的字詞很多,有的屬于隨著時光流逝已失去生命的“木乃伊”,有的屬于字同、義同而讀音偏偏不同的“獨角獸”。在學生對語文基本知識和基本技能尚未真正掌握的情況下,將這些僵死的、缺乏生命力的內容,將這些不能體現語文本質內涵和原本需要清理、規范、簡化的東西,作為“知識點”要求學生死記硬背,實不可取—— 一方面,人為增加了語文學習的難度;另一方面,讓學生感受到的不是語文的淵深博大、魅力四射,而是語文的繁難詭怪、瑣碎枯燥。其結果,不僅割斷了語文與豐富鮮活的現代生活的血肉聯系,而且極大地敗壞了學生的學習胃口,耽誤了學生寶貴的學習時間。如此學習語文,“活”語文變成“死”語文,與孔乙己偏愛“茴”字有幾種寫法的情況相比,本質上又有何異?
  (二) 教材就是圣經,師生坐“井”觀“井”——“大”語文讓位于“小”語文
  教材,顧名思義,也就是教學材料,它是國家、省市、學校或是教師為學生選取的語文學習基本信息資源,是服務于教學總體目的的外在物質條件。教材無非是一個“例子”,“例子”的作用就在于通過“解剖麻雀”以個性感知共性,從而使學生獲得聽說讀寫方面的必要啟發。“例子”可以取舍,教材并非模板,尤其是在新課程改革的大背景下,允許并鼓勵各地、各校因地制宜地選編地方教材和校本教材,以促進教材的豐富性和多樣性。然而,很多語文教師仍習慣于將手頭的國家教材作為“正宗教材”、“唯一教材”,把未必具有先天重要性、完全可以取舍的老“例子”視同圣經,不愿乃至不敢越“雷池”一步——日常教學總是以“本”為本,課本至上,不僅不能跳出“井”口瞭望周游大千世界,而且連坐“井”觀“天”的意識也沒有;所謂“上課”,就是心安理得地帶領學生坐“井”觀“井”,非“本”勿視,非“本”勿聽,非“本”勿動,非“本”勿言;至于課本之外的典范文章、輝煌燦爛的國學經典、現實生活的源頭活水則通通被拒于課堂之外。我們知道,教師的教學定位直接影響學生的學習視野,如果將“大”語文讓位于“小”語文,學生長期被迫“在腳盆里洗澡”,他們又怎能不痛苦地問一句:“學好課本”能與“學好語文”劃等號嗎?
  (三) 聽課無滋無味,不聽又怕吃虧——“丑”語文取代“美”語文
  語文包羅萬象,同時也帶有鮮明的人文性、情感性和審美性,并且有“溫度”、有“色彩”。學習語文,不僅在于廣泛地獲取客觀具體的知識,而且在于能夠得到人文滋養、情感陶冶和審美享受。遺憾的是,當下不少教學模式單一雷同、教學方法陳舊死板——不注重情境的創設,不看重活動的設計,不開展師生的互動——語文教學變成單向灌輸的知識傳授,學生的個性、情感得不到充分張揚,課堂內部形成供大于求甚至有供無求、教師形象貶值的畸形格局,理應生動有趣、充滿魅力的語文變成學生怕聽、畏學的枯燥學科。而現行的高考制度又使學生不敢完全放棄語文,于是,硬著頭皮聽、閉著眼睛記、耐著性子練,成了眾多學生面對語文、學習語文的真實寫照。倘若教師無視現實情勢發生了怎樣的變化,不管學生內心對語文教學涌動著多少的不滿,教學方式我行我素,課堂魅力有減無增,這樣的語文,“丑”語文取代“美”語文,或許只能成為學生食之無味、棄之不敢的“雞肋”!
  (四) 苦學未必奏效,不學也能考好——“假”語文掩蓋“真”語文
  通常,時間投入決定學科產出,而學科產出又會反作用于時間投入。語文考試理當檢驗出學生真實的語文水平,考試結果應該能夠體現投入與產出之間的正常關系。然而,語文考試的實際情況卻并非如此——時間投入多的學生未必考得好,而時間投入少的學生卻可能考高分;語文水平低的學生有時考得好,而語文水平高的學生卻可能考砸了;同一個學生這一次考試考得好,而下一次考試卻可能考得糟。語文給學生的普遍感覺是:客觀題答案常常不客觀,主觀題打分又太主觀,而試題講評有時“你不說我倒還明白,你越說我反而越糊涂”。
語文,似乎成了一門讓人難以捉摸、只能跟著感覺考的“怪學科”,成了一門學與不學差不多、考試成績靠“運氣”的“軟學科”,同時,還是一門學科成績分差小、對考試總分影響不大的“弱學科”。于是,學生對語文的態度大多是:課上隨便聽,課后用時少,考試靠天收。這樣的試題命制與評價,“假”語文掩蓋“真”語文,不僅大大減輕了語文在學生心目中的分量,而且使學生不免產生疑惑:作為人文學科的語文,到底有沒有一點科學性?
  二  語文學科長期失重導致的結果是:錯別字流行化,寫文章鬧笑話,人文素養低俗化,精神人格侏儒化。加重語文在學生心目中的分量,防止母語在現實生活中的邊緣化,不僅是語文教育工作者的當務之急,而且必須引起全社會的關心和重視。
  (一) 正確定位語文學習的內容
  以說一口普通話、寫一手規范字、作一篇合格文章、養成一種良好的讀書習慣為目標,注重語文學習的基礎性、應用性、普及性和當代性。國家語委應對一些源于“存在即合理”、聊備一格、毫無意義的語文贅疣進行清理、規范和簡化;語文教師應允許學生對古文中出現的并非常見的典章名物不求甚解;考試命題者不必要求學生對文言虛詞用法的辨析過于苛細;教材編者不宜為考慮教材的覆蓋性而將深奧的古文編入課本。
  (二) 拓展語文學習的外延
  允許并鼓勵教師自編富有個性的教材,拓寬學生自由閱讀的空間,打通語文與音樂、舞蹈、繪畫、雕塑、歷史、地理、科學甚至哲學、宗教、方言習俗等的聯系,融匯報紙、網絡、電視、電臺的資源,吸納一切有助于學生開闊知識視野、激發學習興趣、豐富語文積淀、強化精神底蘊的信息和材料。
  (三) 搞活課堂教學的方式
  改革課文全講、教師包講且一講便是時代背景、重點字詞、段落大意、主題思想、寫作特點這一固定模式的傳統做法。適當適時地在語文課堂舉行讀書報告會、課本劇表演、詩詞朗誦會、小組辯論賽、模擬電視采訪、施政演說、創作大家談等,并將語文課延伸到圖書館、影劇院、居民區以及戶外自然環境中。
  (四) 完善語文試卷的命制
  廣泛地向社會征集語文考題,適當增加名言名句默寫的題量和分值,拒斥繁難偏怪的內容進入語文試卷,尋求規范主觀題答題和判分的程序和規則,提高作文分值在卷面總分之中的權重。
發布部門:「教科室」
欧美girlsandpets最新_欧美高清少儿vitios_欧美人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