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省藝術教育課程基地
  • 教育督導
  • 濱中教務
  • 電子圖書
  • 教學資源
  • 我來曬課
  • 數字校園
  • 心理咨詢

“教育要回歸傳統

發布時間:2016年9月17日 點擊數:1675

“教育要回歸傳統”
——李肇星談教育
      2008年3月15日下午4點8分至45分
      一、“山東省推進素質教育了不起!”
     除了解放軍代表團之外,就是我們山東代表團人數最多了。在山東代表團有13位是中直機關的代表,其中,就有山東老鄉、著名外交家李肇星部長。
     為人隨和、爽快、智慧的李部長,走到哪里都是媒體追逐的熱點人物。我記得,我們山東團第一次開全團會議,會后有許多記者采訪李部長,我也湊上去,想與李部長聊一聊,我自我介紹是山東省教育廳的,他一聽是教育廳的,就向記者們推薦說:你們都去采訪我們老家的教育廳長,我們山東的素質教育值得肯定……
     由于那天他比較忙,有那么多記者圍著他,我們約定專門找時間談一談。為了聯系方面,他讓我專門在他的新任人大代表培訓手冊上寫下了我的名字和聯系電話。
     3月5日上午,舉行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全體會議,聽取溫 家 寶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下午舉行全團第二次會議,專題討論政府工作報告。3月6日出了各團的簡報,我在山東代表團的簡報上看到了李部長的一段話:要讓孩子們上好學,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素質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質的關鍵。山東省率先開展素質教育,是很好的做法。
     看了李部長對山東省推進素質教育的充分肯定,我很受感動。一連幾天,我都想盡快找李部長談談教育問題,但幾次打電話與他相約,他都不在房間。
     15日下午,各代表團醞釀討論國務院總理人選等,會議很快就結束了。我先與山東大學的蔣民華院士就教育問題進行了交流。一看還有時間,我就想著約李部長見面。大約3時55分,我拿起電話,撥打中國職工之家B座1112房間的電話:
    “喂,李部長嗎?我是山東省教育廳的張志勇,你方便嗎?我想就教育問題向您請教一下?”
     那邊傳出了李部長那帶有濃重的山東口味的普通話:“噢,你是山東省教育廳的,想見個面,好!現在是幾點?”
     “3點55分。”
     “好,我們4點10分見面,但我只有10分鐘。”
     “好的,沒問題”。
     “一會兒見。”
     就這樣,我在想著只有十分鐘,我應該與李部長談什么?還是請他多說吧,就請他談談當前的教育應該注意什么吧!
     時間快到了,我想帶上相機照張像,糟糕,相機忘在了蔣院士的房間,我去敲他的門,可人已不在房間,沒有辦法只好放棄了照相的念頭。
     為了多搶些時間,我提前五分鐘來到了李部長的房間門口。大約4點過7分,李部長把門打開了。我前去敲門,“請進來!”
     我走進李部長的房間,闖入我眼簾的李部長的第一印象就是他穿著白色的短袖襯衫,看上去有些老來瘦的他,更加精神,更加充滿活力,讓我們這些比他小將近20歲的人感動有些汗顏。
     一進房間,他就熱情地招呼我坐下,又要給我從倒水,我說:謝謝!不用了。
     “山東素質教育這件事情抓得好啊!你在教育廳做什么工作?”
     “我就是分管基礎教育的,素質教育這件工作就是我具體分管的。”
     “啊!太好了,敢于做這項工作了不起!我也向周濟部長談了,我們山東省在全國率先推進素質教育,是全國第一啊,應該支持”。
     “你們推進素質教育的一些改革創新很好,不墨守陳規。”
     “我特別敬佩創新。不過,我要告訴你,這項改革困難很大!”為什么呢?胡 錦 濤 總 書記、溫 家 寶 總 理這兩年一直強調素質教育,強調要減輕學生負擔,包括十七大報告和這次總理的工作報告都談到這一點,但是,有不少人不相信能減負?比如,你們談到的不公布學生成績,把學生的高考成績作為學生個人隱私來保護等,我就聽到一些不同意見,有人就認為:不讓學生知道分數學生怎么有動力呢!等等。李部長的這種坦率,讓我從心底里敬意。
      二、“我不懂教育,但我愛孩子”
     “我不懂教育,但我愛孩子。”這是他坐下來,我們正式開始就教育問題展開交談后,他開口說的第一句話。作為外交家的他,曾經在外交戰場叱吒風云,何等風采?談起教育來,他又如此謙虛!
     就在我們剛要坐下來交談時,云南騰沖縣的張縣長來向部長要書,李部長很爽快地說:那還有什么問題!拿起筆來就在他的詩集上給縣長簽名。我想,我也要請部長送本書給我啊!李部長不但滿足了我的請求,把他英漢對照的《肇星詩百首》簽名送我,而且還專門送給我兒子一本書,名為《黑色,是美麗的》,并在扉頁上題下了:
     張耒同學小老鄉雅正。
     天天向上為祖國!
     李肇星,3.16
     顯然,李部長把15日當成了16日。
     《黑色,是美麗的》是一本什么書呢?他說:這是他常年在國外工作時寫給兒子的信。當時,在外工作,相念兒子,就不斷地給兒子寫信、溝通。
     原來,李部長曾在萊索托王國和肯尼亞常駐九年。他思鄉念子,“心頭泛浪花”;非洲人民的真誠友好和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又深深溫暖了他,使他深感“天涯有故鄉。”于是,他將漢地自然、人文和介于二者之間的精彩傳說一一記下,捎給遠方的幼子和他的小伙伴們。字里行間涌動著對非洲人民和中非友誼的謳歌、對下一代的殷切期盼……其真情難以用尋常尺度衡量。事實上,這本小書不就具體驗證了他的父子情懷,愛子之切嗎?
      三、“杏壇是最早的大學”
     在中國,在山東,有悠久的教育傳統,這個傳統太厲害了。
     有一年,李部長摩洛哥訪問,當地有一所大學,叫“菲斯大學”,校長說是全世界最早的大學,“我說不對,最早的大學在中國,在山東省的曲阜,那里有一所大學,叫杏壇大學,孔子在2500多年前就在那里辦學了。我認為,那就是大學,怎么能說不是大學呢?”
     我國教育對傳統的繼承應該從孔子開始。孔子在杏壇講學是講究學生的全面發展的,是要求學生德智體美的,他的德育是以仁為核心的,他教學生們游泳、聽音樂,等等,這不是全面發展是什么?今天的教育為什么就不行了呢!
     其實,中國五四的傳統是什么?說到底,就是對中西文化既有繼承又有創新。魯迅這是五四新文化的干將是如此,我黨早期的領導人,像周恩來、陳毅,像最早翻譯《共 產 黨宣言》的陳望道,也是如此。
     李部長說,前幾天與我們團的幾位代表一塊去看望季羨林老人,這位97歲的老人說:什么是北大的傳統?北大的傳統就是中西貫通,對西方好的東西不拒絕,與中國好的東西融合。同時,對于西方的文化應該持什么態度?季老說:各有所長、平等相待、相互學習。不要以為西方什么都好,不要以為西方什么都壞。對我們自己也是這樣。
     我們既要開放,又要發揚自己的光榮傳統。
     季老說:文人相輕可能是中國知識分子的一個不好的傳統。
    談到這里,李部長說:知錯就改,可能是外國人一個好的傳統。他以自己的切身體會說:在外國人看來,你跟他吵架沒有關系,只要講道理。
    美國的大學不要自己的學生留校,我們能做到嗎?當然,我們現在也開始改革了。
      四、“健康第一,學習第二”
     李部長談起自己所受的早期教育還是頗為自豪的。他說,自己上初小的時候,當時的膠南縣小學只有四年級,他上了兩年半就上高小,在高小讀了一年半,就上了初中,他是他們鄉第一位初中生。當時,一個學期能吃兩次饅頭,也就說一年可以吃四次饅頭。即使這樣,也比當時的農民,比父母吃得好。那時的學校主張“健康第一,學習第二”,學校特別重視學生的身體鍛煉。
     “現在學校必須重視體育。我兒子在北京四中讀書,到學校一看,不得了,你能看到一片眼鏡,學校只有一個好處就是升學率高。”
     “身體很重要。我在北大讀書時,有一個從清華來的體育教授,他主張學生畢業后要能健康工作五十年。”談到這里,李部長說,現在看來,要能工作五十年有點困難,因為有退休制度,其實退休不意味著不工作,他現在已經工作了四十五年多了,再有四年多就五十年了。我說:李部長,你能工作六十年,他呵呵大笑起來,“但愿如此”。
      他特別憂心當前學生的身體健康狀況,一再說,為了學生的健康要想些辦法。
     與此同時,他說;要重視對學生吃苦精神的培養。
     他說,自己退休時總 書 記找他談話,給他一個任務,就是如何進行干部教育。他說:總書記的經歷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教材。他清華大學畢業,先留校到政治輔導員,后來先后到最艱苦的甘肅、西藏工作,他工作的地方都是最苦的地方。我在外交部工作時,干部到基層鍛煉都必須到艱苦的地方去。只有這樣,才能讓干部們知道國情、知道老百姓生活不容易才行啊!
     他說:自己當部長時曾經推動了中日中學生的交流活動,可是在交流中我們發現,我們的學生在吃苦精神與耐力素質方面普遍不如日本的中學生,這是個大問題。要知道,人家比我們國家富裕,人家的孩子為什么在這方面做得比我們好?人家國家富裕了,為什么孩子吃苦的精神沒有丟?這個問題不值得我們深思么!
     為此,小學生最少應該有機會到農村去參加些勞動,這樣做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他說:自己當時在北大讀書,五年大概勞動了至少有一年,今天看來似乎勞動時間長了些,但勞動對我們成長的意義是不容抹殺的。
      五、“愛國”與“真誠”是最重要的品德
     在交談中,李部長一再談到季老,他說:季老最看重的是人的品德,就是四個字——愛國、真誠。“愛國”是什么?“愛國”就是為人民,“真誠”是做人要說真話辦實事。做到這些就足夠了。
      思想教育要突出,要重視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優秀文化的教育。在這里,李部長強調指出:愛國是具體的,祖國是由人民組成的。愛國最主要的,就是要想到人民。
     季老說,一個人完全不考慮個人是騙人的,一半考慮國家,一半考慮個人就是一個好人了。
     李部長說:愛國是什么?愛國就是愛老百姓。幾千年的孟子就說過: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
     談到做人,談到愛國,李部長透露出了一絲深深的憂慮,他聽說:現在教育領域的腐敗現象很重。教育必須在全民族的道德建設方面帶頭。
     對于教育中的文理分科,他認為:過早分科不好。前幾天,他的妹妹告訴他:孩子已經分科了。這怎么行呢?有幾個諾貝爾獎獲得者告訴他:學習理工的,要學點文,這可以幫助他開闊思維;學習文科的,要學點理,這既有助于創新,也有助于他的生活。
     對于國內的外語學習熱,更有自己的獨到的見解。現在,有的家長對孩子學習英文很重視,甚至從胎教、從幼兒園就開始學習英語,其實,母語最重要。他說:如果沒有好的英語老師,學習外語不要著急。美國有一個經驗,到中國來工作的人,不一定都精通中文,一般到中國之前培養半年左右就可以了。
     盡管李部長與我約定只能談10分鐘,但我們一談起來就過了半個小時,我看到李部長一直在看時間,我不好意思繼續占用他的時間,只好先結束我們的這次談話,留待以后找機會繼續請教了。
發布部門:「教務處」
欧美girlsandpets最新_欧美高清少儿vitios_欧美人与兽